财经>财经要闻

建设更美好的互联网

2019-10-02

最近几年的伟大技术进步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如何工作、沟通和经商。

但从本质上来说,技术本身没有好坏,它可以被好人或坏人用于好的或坏的用途。印刷机既可以让我们领略《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的美妙,也能让我们体会到《我的奋斗》(Mein Kampf)的憎恨。收音机把音乐带进千家万户的客厅,也让独裁者为自己的宣传俘获了听众。

所有的技术革命都遵循一定的模式。首先是欣喜,接着是恐慌,然后最终达到一种合理的均衡。硅谷享受过欣喜的阶段——创业者的理想主义推动了多年充满活力、阳光灿烂的指数增长期,他们坚定地相信,他们是好的力量。天平现在已倒向更大的猜疑。危险在于猜疑变成了对科技的全盘恐惧。

互联网正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知道快速、开放且可获取的互联世界在赋予人自由方面的好处,也更加明白世界包含的风险。我供职的Facebook公司不得不解决严重的道德难题和重大社会问题,例如如何平衡个人隐私和安全,以及如何区分言论自由和有害内容。

在这个过程中,Facebook犯过错误,但它承担了责任并在解决这些问题。它聘用了3万余人并大力投资系统,以遏制虚假新闻和不实信息的蔓延、减少有害内容,并确保用户在其数据如何使用方面获得更大透明度。它大幅修改了有关政治广告的规定,让用户更加明确所看到的广告的背后是谁,以及他们为何会看到这些广告。

这些变革已在产生切实的影响,正如即将离任的欧洲议会主席安东尼奥•塔贾尼(Antonio Tajani)所承认的那样,他在上月的欧洲议会议员选举上称赞Facebook采取措施遏制外部干预。

但设计互联网规则的任务不应只由私营企业承担。政府和科技公司已在展开合作,他们将必须更多合作,而不是减少合作。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列出了智慧监管可以产生实际影响的4个领域:有害内容、选举诚信、隐私和数据可移动性。

关注点应是缔造一个个人受到保护和被赋权的互联网,一个所有人都能获得机会、同时损害降至最低的互联网。这将需要政策制定者和科技公司的辛苦努力,而且这只有在合作(而非对抗)的氛围下才能实现。

这是一个关键时刻。就在针对科技公司的强烈反对声主宰西方辩论的同时,其他地区正在为互联网制定新规。实际上,现在有两个互联网:中国和全球其他地区。中国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意味着中国公民无法进入我们心目中的互联网的很大区域。

但我并不听天由命。这里有着巨大机遇。通过迅速和智慧的行动,开放社会的公司和政府可以为互联网创造一个全球模板。从现在开始科技公司和政策制定者应秉承这种精神展开合作。我们需要集体决定我们想要什么样的互联网。接着我们需要合作确保我们能够达到这个目标。

在此过程中,我们能够创造一个其他人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采用的模式。它必须尊重个人选择数据如何被使用的权利,鼓励竞争和创新,最重要的是,它必须对所有人开放、让所有人可以获取。

本文作者是Facebook全球事务和沟通副总裁

译者/梁艳裳

责任编辑:真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