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28

国内外各领域代表观听首届槟城论坛"一带一路与东南亚"文明对话会的演说。
国内外各领域代表观听首届槟城论坛”一带一路与东南亚”文明对话会的演说。

(槟城26日讯)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高级讲师林德顺博士说,在一些西方人眼里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是帝国主义,他们还嘲笑大马加入此行列;事实上大马政府从此战略中,已看到了无限商机及有利于国家建设发展的潜能。

他说,有西方学者把“一带一路”看成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个人好大喜功的战略,此战略并不同于马歇尔主义,中国“一带一路”是提供平等对话的契机,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是可以通过协商及讨论,以取得共享双赢的成果。

不同于马歇尔主义

他指出,中国在此战略上与有关国家的合作,并没有设定本身的利益为先。反之,马歇尔主义不同于“一带一路”,马歇尔主义是二战后美国对被战争破坏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及协助重建的计划,但有关的经济体系推动及战略格局等皆由美国主导。

他今早在湖内槟州国际会展中心(Spice)举行的首届槟城论坛“一带一路与东南亚”文明对话会上,主讲主题为“一带一路的软实力建设:马来西亚案例考察”时,这么说。

- Advertisement -

林氏说,“一带一路”并非中国军事战略,而是推动商机,凡有商机的地方就不会有战争。他打趣说,举例全球有多家连锁店的麦当劳,凡有麦当劳的国家都没有战争,没有麦当劳的中东国家却常发生战争。

坐在台下的炎黄国际文化协会会长林祥雄教授认真地观听演说者所发表的言论。
坐在台下的炎黄国际文化协会会长林祥雄教授认真地观听演说者所发表的言论。

缓和南海危机情况

他指出,有人担心南海危机课题的延烧,会造成中国“一带一路”在东南亚无法顺利开展,相反的这战略的进行,反而缓和了南海危机的情况。

林德顺说,说回来“一带一路”在我国的建设发展上,要与大家分享的并不只是商机,而是与大马人未来生活息息相关。“鉴于此,我们更应深思及探讨的是‘一带一路’究竟会对我们未来的生活及文化会造成何冲击?”

中国“一带一路”   未深入马来社会

中国“一带一路”尚未深入马来社会!

林德顺说,尽管大马已参与“一带一路”计划,但“一带一路”的概念并没有深入马来社会。尤其在该概念下推动的传统艺术及文化方面,只局限在华社,也未走入马来社会。

“我们从华文报章上每天都可以看到至少有一则新闻会提到‘一带一路’,马来报章与这情况则是相反的。”

“目前各马来报章在提到‘一带一路’时,也没有统一名称他们分别采用‘satu jalur satu jalan’、‘Satu sabuk satu jalan’ 及‘Jalur Sutra Baru’等。”林氏建议在马来社会推动“一带一路”的概念上,可由马来学者提出更适当的统一名称。

张玉安:单一族群政党执政   难制定公平国家政策

北京大学东方学研究院副院长张玉安教授说,以单一族群为单位的政党政治的制度化,必然使到族群关系过度政治化,过分强调族群的政治权利,将忽视国家的整体利益,实际上在不断地加深各个族群的“独立色彩”和“独立意识”。

他说,单一族群的政党执掌国家政权,难以制定和实施公平、公正的国家政策。国家政策是影响族群关系的首要因素,平等和公正是族群团结和融合的前提和保证。而执政党是否平等和公正,又具体体现在国家的制度、法律以及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上。

他今早在槟州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首届槟城论坛“一带一路与东南亚”文明对话会上,主讲主题为“组建多元族群政党是实现马来西亚民族团结的必由之路-再谈影响马来西亚族群融合的因素”时,这么说。

他说,大马单一族群政党最初建立和联合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自然形成的(既是英国殖民政府实行种族歧视政策的结果,也是在巫华两族在争取生存权利的斗争中自然形成的),是历史的必然。然而,这种政党结构模式不利于各族群之间的进一步团结和融合。

他指出,为了维护本族群的利益,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单一族群组成的执政党更容易借助自己的优势,如执政优势及族群优势等,制定和执行有利于本族群的国家法律,以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及宗教等各种方针政策,使族群之间的地位长期处于事实上不平等状态。张玉安说,民族学认为,民族的基本特征是根源认同,人们只有在模糊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族群起源,才能实施真正的族群融合。

张氏总结时建议,舆论工作是重要的,要取得民众最大范围和限度的支持。这不但要坐而谈,而且要起而行。尤其少数族群的政党更要走在前面,另一方面更要重视和依靠年轻一代。

吴恒灿:唐朝义净法师   见证古代海上丝绸之路

- Advertisement -

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董事局主席拿督吴恒灿发表主题为“一带一路与东南亚”的演说时指,中国唐朝和尚义净法师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者。

“义净法师曾在公元762年曾到马来半岛(吉打),他是一名伟大向海洋挑战的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先行者。法师在‘南海寄归内法传’有记载当时在吉打布秧谷的所见所闻,这让大马的历史提前到公元7世纪。”

吴恒灿说,从义净的史料可证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也给周边国家带来了繁荣稳定及和谐,这是中华文化和合精神的体现。

责任编辑:狐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