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21

死者高福英。
死者高福英。

(亚罗士打26日讯)米都老妇遭劫杀案,死者一手带大的6岁孙女无法接受婆婆已离去,还一直在等婆婆回来!

死者的次女张燕君(42岁)说,6岁女儿从出世至今都是母亲一手照顾,婆孙俩感情非常好。

她指出,女儿昨天发现婆婆时,还会说“阿婆好像死了”,但当她们提起这事件时,她竟掩耳不听,叫我们不要说这些话,阿婆只是去医院,等下就回来。

她指出,女儿整晚一直在睡梦中醒来,要等阿婆回来。

“年幼的她似懂非懂,可能她懂阿婆已死不能回来,但她不能接受,也有可能她不懂人死后就永远回不来,所以她一直在等,我会慢慢的跟她解释,如有需要会为女儿安排心理辅导。”

- Advertisement -

张燕君于周一上午接受媒体的访问时,如是表示。

张燕君:以母亲性格,她并不会反抗劫匪。
张燕君:以母亲性格,她并不会反抗劫匪。

她认为根据母亲性格,她并不会反抗劫匪,因为对母亲而言钱财属身外物,她不会把钱财看得很重,最重要是人平安,她感到费解为何凶手要这样残忍对待一个老人家。

她指出,昨日凌晨当妹妹燕欣(死者的三女)的住家入贼后,母亲还假设性的提起,若自己遇上家里入贼,在房内的她会以手机拨打家里的电话,让电话铃声把贼吓跑。

“母亲昨天早上还说我们居住的地方很安全,治安很好,且家里也没什么贵重东西,要拿就拿去,没料到,下午就遭人谋财害命。”

死者高福英遇害的第二间睡房。
死者高福英遇害的第二间睡房。

死者高福英(71岁)是于周日下午在斯里马来西亚花园住家被发现遭人劫杀,冷血凶手以硬物砸头,再以护膝套、裤带及毛巾紧勒死者颈部致死。

死者次女张燕君不排除凶手发现他们回家才赶紧离开,母亲被发现时身上还有体温,她和丈夫还尝试把母亲拉到客厅,为她进行心肺复苏术,但她已没有了反应,且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冷。

“从发现母亲遇害的那一刻,我还是不能接受她已离开,我和丈夫还不断尝试各种施救方法,最终只好接受母亲遭遇不测的事实。”

死者育有4女1男,大女儿张燕妮(44岁)居住在吉北日得拉、次女燕君(42岁)及三女燕欣(41岁)在米都,幼女燕梅(40岁)在浮罗交怡,年初一飞往冰岛游玩,原定明天(27日)回国,但接获母亲噩耗提前一天赶回来,儿子贺喜(45岁)在柔佛,今早已赶抵办理母亲后事。

 

2018年对死者高福英家人而言非常不利!

张燕君表示,2018年才进入2月,他们家就发生了3宗不吉利事件,6岁女儿今年1月7日疑脑部细菌感染突然出现呆滞状况,住院8天,目前正等待脑部扫描报告出炉;昨天凌晨妹妹家入贼,同一天母亲遭劫杀。

 

今年农历新年死者显得非常开心,因为许多亲戚登门向她老人家拜年,一家非常热闹,且还拍了大合照留念,不料,这张照片竟是她与亲友的最后一个留影。

凶手相信是透过后门旁面的百叶窗伸手打开后门。
凶手相信是透过后门旁面的百叶窗伸手打开后门。

张燕君确定住家后门有上锁,她不排除凶手是透过后门旁面的百叶窗伸手打开后门。

她说,她出门前母亲在屋后晒衣,她则在厨房煮燕菜,她是在母亲入屋,把后门锁上后,才载6岁女儿外出补习。

她指出,凶手相信是从屋后围墙爬入,并以洗衣桶垫高攀越围墙,从屋后空地离开,有关空地属政府官员宿舍范围,附近备有保安亭。

凶手以洗衣桶垫高攀越围墙离开。
凶手以洗衣桶垫高攀越围墙离开。

她表示,事发后,她也发现屋内刚买的厨房刀具,其中一把刀不翼而飞。

据她了解,警方在现场搜证,有采取至少7个指纹样本。

 

- Advertisement -

死者遗体将停柩在斯里马来西亚花园住家,并于31日举殡送往太平山庄安葬。

张燕君指出,其母亲生前已为自己的后事做出安排,并亲自选购墓地,毫无避忌。

警方鉴证组人员把现场搜取的证物包裹起来。
警方鉴证组人员把现场搜取的证物包裹起来。

吉州刑事调查组主任米尔指出,此案件暂时未有任何新进展,警方正追缉涉案凶手,初步相信涉至少2人。

责任编辑:易僵